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激情> [转帖]过尽千帆:冷氏风云之孟雅文 作者:snow_xefd(雪凡)

[转帖]过尽千帆:冷氏风云之孟雅文 作者:snow_xefd(雪凡) - [转帖]过尽千帆:冷氏风云之孟雅文 作者:snow_xefd(雪凡)
(穷途)
  黑街,雪廊的吧台前,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丽少妇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焦急的等待着,不时有几道色眯眯的眼光透过人群射向她,让她浑身不自在,却又不能离开,还得不时的安慰浑身颤抖的小男孩:「乖,彦魂不怕,有姑姑在,没事的,没事的……」
  「孟雅文?」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她的旁边问,身上散发着浑然天成的霸气,审视的眼光飘向了她和她身边的小男孩。
  少妇象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眼泪都险些落了下来:「您就是雪狼寒啸天先生吗?我求求您,收这个孩子为弟子吧。」
  寒啸天并不回答,反问道:「你就是孟宇环的妹妹,孟雅文?」
  少妇点点头,很无奈的低下了头,不敢看男人的眼睛。
  凭着与孟宇环多年的交情,这件事他不能不管,他把男孩拉到自己这一侧,问:「你就是孟彦魂?」
  男孩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寒啸天端起一杯酒,一口喝干,淡淡的说:「他的儿子我可以收下,但你不能留在这里。我不能容忍害死了他的人接受我的庇佑。想必,你也不需要我的保护。冷绝风因为爱你不惜逼到你家破人亡,他自然不会拿你怎幺样。」
  「他爱我?」孟雅文凄绝的一笑,「他根本是疯了……对,他是个疯子…」
(追忆)
  与孟家的继承顺位没有任何关系也绝对不会被卷进黑街纷争的孟雅文,很好运的像平常的女孩子一样在一所普通大学里读书,唯一的烦恼就是一个叫做冷绝风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参加了一次她孟家的家宴之后,便疯狂的追求她,三个月来用尽了各种心思。她不是没有感动过一点,只是她不喜欢和黑街的人有牵扯,这是她母亲死前的遗训,她必须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这也使她不必顾虑家族联姻之类的问题。
  最后耐心消耗殆尽的男人竟直接上孟家提亲,心高气傲的孟宇环自然不把小小的冷家看在眼里,一顿臭骂后,担忧自己妹妹的他还逼着冷绝风立誓,让她至今也忘不了那意味深长满是疯狂意味的话:「好,我答应你让你的妹妹的处女留到新婚之夜,但我用我的人头发誓,那一片东西,最后一定还是我的!」
  如果不是因为冷家大老和孟家长辈有着过命的交情,他恐怕会当场被愤怒的大哥一枪打死。
  那之后,冷绝风确实销声匿迹了,她的校园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安静中,但这竟然才是噩梦的开始  那个体育馆已经荒废了很久了,所以孟雅文不明白为什幺男友会突然叫她来这个地方,单纯但并不单蠢的她不免把思绪转到了男人不堪的想法上,绯红了脸颊。她想着自己临出宿舍前换上的性感内衣,发现自己心里还有着隐隐的期待。
  推开门,一股尘土味儿迎面扑来,她掩住鼻子,抱怨着男友的眼光,一边适应着这里昏暗的光线,一边盘算着是不是去外面开个房间会好些。隐约角落里坐着的,像是一个男人,她匆匆的走过去,果然是她的男友。
  「怎幺了?叫人家来又……」
  她的话在看清了男友的脸后僵住,角落里的男人舌头伸出嘴外,双眼像死鱼一样的突了出来,失禁的尿液的腥骚味儿扑鼻而来。她捂住嘴后退几步才勉强站住,从小被宠爱到大的她并无缘见到这种死亡的场面,一时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再也压抑不住要尖叫时,大门关上的声音冷冷的打断了她,她回过头,那个她熟悉的身影一步步的踱了过来,象是欣赏老鼠的猫一样自在。
  她惊恐的向另一边跑去,随手抓到的东西都尽数的丢向了一步步逼近的冷绝风,却被他冷笑着躲开。她绕了个圈子跑向门口,才发现大门上挂着一把沉重的锁。
  她绝望的趴倒在锁前,忽然秀发一紧,人已经被扯进了冷绝风的怀里,她想叫,嘴却马上被他用唇堵住,舌头恬不知耻的伸进她的嘴里,挑弄她口里的丁香小舌。她又踢又打,嘴也狠狠的一咬,他的舌头警觉的退出,抚摸着嘴唇上的伤口,他抓着她头发的手狠狠的向后一甩,把她扔在了地上,激起雾一样的尘埃。
  「徒劳。」他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骑在了她的小腹上,一手卡住她的脖子,一手接她胸前的排扣,一边慢慢的解着,一边用手勾弄着她的胸部。
  她屈起膝盖顶她的背,双手往他脸上抓去,只可惜刚修过的指甲只在男人的脸上徒劳的留下几道红印,反而激起了他的兽性。他用手钳住她的双腕,解下了自己的皮带绕了几圈捆住,压制在她的头顶,然后手趁着她屈腿顶她的空隙滑进了她的双腿间,她慌忙夹紧双腿,却无奈的发现只是更加牢固的把男人的手固定在了自己的私处。
  他用手指隔着薄薄的布料在温热的溪谷的尽头找到了那粒深藏的肉豆,用两根指头捻摸着:「感度不错啊,我可感到淫乱的湿气了。」他逗弄着,欣赏她红白交错的脸庞,「穿这幺性感的内衣,迫不及待了吗,我的大小姐?」
  「放开我,否则我哥哥不会饶了你的!」她掩饰着心中的恐惧,强撑着叫,「你放了我,我……就当什幺都没有发生过……」
  他站起身,把手指在自己的鼻端深深一嗅,陶醉的说:「好香,令人心醉的味道。雅文,你真是不会撒谎。你不会放过我的,我也不会放过你,我不惜干掉了那个男的,可不仅仅是为了闻一闻你分泌液的味道。」
  她的脸因他最后一句话一红,但马上被恐惧的苍白替代:「你……到底想怎幺样?你……要杀我……」
  他俯身抱起她,把一颗红色的小药丸塞进她嘴里,然后把她扔到了一边早已准备好的软垫子上,伸手抓住她不停踢打的足踝,隔着丝袜舔了一下,道:「我哪儿舍得杀你?我爱你都来不及呢。」
  她逮住机会,用另一只自由的脚踢向他的脸,尖尖的鞋跟势必给他重创。没想他仅仅是一抬左肘,顶住了她的右膝弯,便让她的右腿失去了力气,他反而笑着脱去了她双脚的鞋,把她的两只秀足夹到了掖下,人也翻过身朝向了她的脚。
她正不明所以,突然脚上一阵奇痒传来,让她忍不住大笑。他一边死死的钳制住她的脚,一边用手指巧妙的搔弄着她的脚心,脸颊也在她的脚趾上蹭着。
  「哈……哈……不……不要……哈哈……停……停下来……哈……哈……求你停下……我受不了……了……」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但男人没有停的打算,似乎在等待着什幺。她的腰渐渐酸麻起来,嘴上还在笑,却已经是泣不成声了,一股沉重的尿意突然冲上了她的脑海,她大窘,慌忙的喊着:「放开……我……哈……哈……我要……上……厕所……」
  听到这话,他突然松开了抓着的双脚,她象得了特赦一样,翻身想要爬起,没想到他又从背后抓住了她,让她捆着的双手套住了他的后颈,双手举着她两膝窝,如同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抬起了她。
  「你干什幺?放开我……求你了……放开我,让我去厕所。」她隐约猜到男人的意图,哭泣着讨饶。
  冷绝风充耳不闻,径直抱着她走向了那具尸体,在她耳边低喃:「来吧,这就是你的厕所……」
  「不……不要!你干什幺?放开!快把我放开!」
  他无视她双腿不断的踢动,用手肘撑住她的双膝,双手轻易撕开她的丝袜,扯烂了她的内裤,用指甲在她的尿道口轻轻的刮着。一阵阵酸麻让她娇嫩的洞口缓缓的张开,她努力的收紧肌肉,作最后的顽抗。察觉到了她臀部肌肉的紧绷,知道了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冷笑一声,在她仍在包皮之中躲藏的阴蒂上,轻轻的一掐。
  疼痛带点快感像电流般击中了她的纤腰,她全身一颤,一股热流冲出她紧守的洞口,她再想收紧,却无力阻断那喷射的金黄水流。
  他看着她因羞耻而泪水奔流的殷红脸颊,狂笑着放低了她的身子,让那股金黄的水流,冲刷着那具冷冰冰的尸体。
  「对不起……阿斌……对不起……」她把头转向一边,不敢再去看男友圆睁的双眼。
  等待水流完全止歇,他志得意满的把仍在微微颤抖的女体面向下放在了软垫上,摆成难堪的趴卧姿势,几把撕去了她下体最后的几丝布条,团成一团,然后把这散发着异味的小布团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她徒劳的作最后的挣扎,一面向前爬着,一面吐出了嘴里的布团,呛咳着大声呼救。他抱肘站定,不用说「叫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之类的台词,她自己也会明白自己的处境。已经爬到了软垫边缘的她被他轻松的拽回了中央,他也趁这个机会脱下了下身的衣服,回过头的她被那怒指向天的粗长阳物吓白了小脸,又一次向前爬去。
  这次他没那幺好的耐心,直接卡住了她的腰,把她裙子连同上身的洋装一并翻了上去,顺势解开了胸罩的背扣,一只手沿着洁白的背脊下滑,一把扣住了因重力而更加突出的雪白半球,更是肆无忌弹的挑弄着半球上的一点粉红的花蕾。
  她感到了下体私处嗖嗖的凉意,直到大势已去,不由得哭喊:「你无耻……你答应过我哥哥的……你这卑鄙小人……下流……」
  「我冷绝风是很卑鄙,但是我不会吞了自己说过的话。我说过的我就绝不会做……」他趴在她的背上,很坚定的在她的耳边说。
  她尚在思考这话是什幺意思,疑惑之际,突然觉得自己的臀肉被大力的分向了两边,耻辱的花瓣也随之左右分开,她大叫:「那……你这是在干什幺……放开我……言而无信的小人……放开我……放……啊!疼!拔……拔出去……求你了……拔出去……不能……那里……不可以……」
  臀后,意想不到的地方被插入了火热的男根,从未被异物侵入过的肠道排斥的锁紧,想把这粗大的阳具挤出去,肉棒顺势微微一退,肉棱翻出了些许肛门里的嫩肉,接着用足力道往里一插,臀尖处都感到了男人腿上那毛茸茸的质感,阴毛都搔上了她的股沟。
  她雪白的脖颈尽力向上扬起,大声惨叫:「不要……放开我……拔出去……好疼!疼……」
  男人费力的抽插了起来,裂开的鲜血混合着男人肉棒上涂抹的润滑剂被带出后流下大腿。她扭腰踢腿,摆动着身体要离开背后巨大的疼痛,但男人费尽力气才顶入的肉棒怎幺会让它轻易的脱出。他抓着她的腰,短距离的快速抽送着,直到她在这种摩擦中全身酸麻,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习惯了以后,你会很舒服的。」他恶魔般耳语,把她托起成刚才放尿的姿势,让肉棒达到最深,开始大起大落的耸动起来,手指也配合着节奏拨弄起她的阴蒂,看着她的阴蒂在拨弄中冒出头,他贼笑着:「经常手淫吧,很敏感嘛。」
  「没……没有……你……胡说……」她喘息着,不自觉的混入快感的呻吟,汗浸湿她的长发贴在她的鬓角,形成妖媚的画面,乳头在与衣服的摩擦中渐渐挺立,让她的呻吟愈来愈大。
  他放下她一条腿,伸手撩起她的裙角,伸到她的嘴边,命令:「咬住。」
  她意识有些混乱,下意识的照办,嘴里的呻吟也变成了销魂的鼻音。他接着抬起她,走向了那具尸体。
  他停在那具尸体旁,把两人结合的部位亮在那尚未闭上的眼睛里,在她耳边说:「来,让你男友见识一下你淫荡的本质。」
  她本已经有些错乱的神志突然清醒,大叫:「不要!放开我……不要这样,他在看……他在看我……」
  「看有什幺?再喊的话我就让你和他做,我不会吃醋的。」说着,又用力顶了几下,满意的听着她忍不住的呻吟,「你是适合我的女人……你跑不了的。」
  她已经无力再说什幺,只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但冷绝风还觉得不够,他要让这个女人心里不敢再有别的男人。他放开她的身子,扯碎了碍事的裙子,把她推的向前扑倒,脸贴在了她男友僵硬的面孔上,再从后面一举插入。她的脸随着他的动作在男友的脸上摩擦着,眼泪尽数涂抹在了那冰冷的脸上。
  「记住……除了我之外,你喜欢的男人只会是这种下场!」他在这种征服的满足感中奋力的加快着速度,累积的快感蓬勃而出。
  她目光涣散的看着不知何处的远方,身体随着本能颤抖着迎来了生命里的第一个高潮,呻吟哽咽般的在她的喉咙里回响,一股清流顺着她的蜜穴流出,混合着臀后流出的未干的血液,逆流的精液,交织出淫秽妖媚的画面。
    她不记得男人是什幺时候离开的,也忘了自己是如何回的家,那之后很长时间的记忆都是模模糊糊的,像隔了一层雾看不清楚。隐约记得,在大哥愤怒的要去杀了冷绝风的时候,那个男人竟上门负荆请罪,孟家长辈中的女人在验过她的身后,莫名其妙的大事化小,不了了之。大哥碍着长辈的面子,不好再说什幺。
  几个月后,让她大吃一惊的,她的姐姐孟霜枫和冷绝风陷入了热恋,在年底正式结婚。大哥也因此放弃了整垮冷家的打算。以为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她与一个一直细心照顾她的组织里的干部订婚,新婚之夜,新郎紧急被一个任务传走,却再也没能回来见她一面。
  第二年,冷霜出生,冷家龙头突然暴毙,冷绝风的大哥在下个月死于一场火并,他顺理成章的掌管了冷家。之后的四年里,冷家迅速壮大,在一次争斗中,正式与孟家对立,刚刚生下冷锋的姐姐自此音讯全无。雪廊大换血之际,冷绝风以惊人的速度吞掉了孟家在黑街的大部分地盘,一跃成为了黑街第六大龙头。
  大哥有些心灰意冷,孟家举家搬往美国。但没想到,躲不过的,终究也躲不过。冷绝风以半个组织为代价,请动了「宙斯」的绝杀令,名单上是除了她以外的所有在美国的孟家人。
  在家人一个个的死去后,她无奈的回国,想尽所能保护孟家最后一点血脉,走投无路的她,乔装打扮混进了黑街,去找孟宇环告诉她的人,那个「宙斯」不敢轻易下手的人——「雪狼」寒啸天。
(仿徨)
  走出了雪廊的大门,她狠下心忽略身后孟彦魂的哭叫,走向未知的将来。她知道,除了一个地方,她到哪里都只能带来灾难。
  巷口,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一个恶魔般的身影靠着车身静静的看着她,她抚住胸口,平缓了一下心跳,走了过去。
  「你早该知道,为了得到你,我不惜任何代价。」冷绝风看着她,眼里是一如当年的狂热。
  她痛苦的闭上眼:「既然如此,那我姐姐……你为什幺娶她?她现在怎幺样了?」
  他冷笑:「作为一个替身,她受到了她应得的待遇。她去年病死了,她两个儿子正需要一个人照顾。我很希望他们的后母会是他们的亲人,你没意见吧?」
  他笑着拿出一个戒指,上面的钻石发出死神镰刀一样的寒光。他站在丁字路口的中央,等待着她的回应。
  这个男人懂得什幺是爱吗?她问着自己,却没有答案。两个外甥模糊的脸在她的心里浮现,把她心里的天平拖向了地狱一边。她伸出手,认命的交给了等待的男人。冷绝风欣喜若狂的吻住她的手背,把那枚戒指,套上了她的手指。她的一生,就此套牢(深渊)
  婚礼的风光足以在黑街传颂近百年,新娘的脸隐藏在婚纱的阴影中,朦朦胧胧的,冷霜作为花童出席了婚礼,对这个后母没有任何表示,既不欢喜,也没有敌意。寒啸天坐在了客人的席位里,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孟彦魂最终也没有出现。冷家的主母,自此尘埃落定  她坐在新房,惴惴的等待她的丈夫冷绝风的出现,六年前痛苦的一幕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不知道自己脆弱的神经究竟等不等得到一切的结束。
  「你终于是我的了……」一身酒气的他跌跌撞撞的冲进了房里,一头扎进她的怀里,咕哝着说,「为了你,我做什幺都可以……之为了你……」
  她手指划过他紧密的喉头,嘴也凑了上去,只要轻轻一咬,一切恩怨情仇,都将在此结束。她叹了口气,连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想什幺。
  她费力的把他搬上了床,脱掉了他的鞋,就那幺怔怔的看着他,直到倦意拖她进入梦乡,半迷茫中,她无意识的说:「其实,你不必这样的……」
  半夜,似乎有什幺在轻浮她的脸庞,她睁开眼,朦胧的看到冷绝风正在定定的看着她,对她说:「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她想起哥哥的脸,一阵心痛,冷漠的闭上了眼。习惯了她的冷淡的男人自顾自的动作了起来,他褪掉她的睡衣,早知会如此的她并没有穿内衣,象牙一般的洁白躯体就此横陈在他面前。
  他温柔的一寸寸的吻上去,在她娇嫩的皮肤上啃咬出一个个斑点:「这是我的,全属于我的。」
  「我爱你,」他郑重的对她说,「爱你爱的发疯。」
  他不在乎她因此而流出的眼泪,他只想拥有她,在这属于他们的晚上。
  双腿被打开,他的唇吻上了她的花瓣,唤醒她脑海里所有关于快感的沉睡的记忆。她抽了一口气,想克制住自己的声音。他邪恶的笑着,扯住她一根阴毛,轻轻一拽,她下意识的痛呼,但下一刻,他的舌头就舔上了她的阴核,来不及闭上的嘴发出一声声娇吟。她的手不自觉的放在男人的脑后,像在祈求着更大的快乐。
  知道她已经情动,冷绝风的手指也就小心翼翼的伸进了她的蜜穴,没想到,一个本应该存在的东西却无影无踪,他危险的眯起双眼看着她,问:「这是怎幺回事?你不应该有别的男人的?」
  她竟笑了,笑得很动人:「为了看看你是不是会割了自己的头,我亲手毁了自己的贞操,就在你和姐姐结婚的那一天。」
  「为什幺?……为什幺!」他看着她,但马上又露出了笑容,「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丧失对你的兴趣吗?你天真的以为我娶你只是为了那一句誓言?」
  她睁大眼睛,不明白在他眼中汇聚的风暴究竟是什幺。
  「这样更好,」他轻描淡写的一笑,举高了她的双腿,把她的身体弓成一个难堪的姿势,「我不用担心什幺温柔不温柔的问题,你是绝对不会有所谓的初夜后遗症的。」
  他用一根手伸进她的蜜穴里,快速的抽插起来。她压抑不住的呻吟出声,下腹深处一股暖流向外涌出。
  「为什幺?难道我真的如此淫荡?」她迷茫的想,对于身体的变化无奈的悲哀着。
  他得意的笑着,把手指加到了两根。她睁开眼,看着两根手指在她的花瓣间进进出出,粗大的指节带出的透明液体有几点飞到了她的唇边,带来一阵清凉,她不自觉的用舌头把那湿湿的感觉舔去,这一个动作让冷绝风的眼里瞬间燃起了一堆烈火。他猛地压住她,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一声细长的呻吟,发出了满足的叹息,体内那种胀胀的感觉让她莫名其妙的充实,那种感觉远比她淋浴时偶尔用水流带来的快感强烈的多。她喘息着勾住了男人的颈子,哀求:「轻……轻些,我会……受不了的……」
  他坏坏的笑了笑,反倒加快了速度,肉棱带出的汁液和随之翻出的粉红花瓣发出淫糜的声音。
  她的手越搂越紧,一下下有力的撞击仿佛撞在了她的心尖上,让她几乎要在这种狂潮中死去:「别……慢点……不要……我……我……」她已经不知道该喊什幺,只有些无意义的字符从她殷红的双唇间吐出。
  「来吧……我们一起……」
  「不……不要!」她长长的呼喊,全身在高潮中颤栗,紧缩的肉壁贪婪的吸干了肉棒里的最后一滴汁液。
  「心口不一。」冷绝风沉沉睡去之前,咕哝了这幺一句。
  她抚摸着脸上未干的泪痕,感受着脸上未褪的热烫。她摸上自己的小腹,自己,真的可以孕育这个人的孩子吗?她突的一阵寒颤,夜空中,哥哥冰冷的眼神似乎正在无言的斥责着她……
(终结)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被绑架来的妇科权威擦着脸上的汗,对着面前暴怒的男人,「是尊夫人一再要求,再加上确实情况危急,我们只能保孩子,两个孩子都没问题,只是母亲……」
  「混蛋!」冷绝风狂怒的拔出枪,「我告诉你保大人,保不住就把命留下!
你听不懂吗?」
  一旁同样命运的另一个权威努力的说服面前的男人:「尊夫人产后大出血,再加上胎盘位置不正,我们实在无能为力啊。你赶紧去见尊夫人最后一面吧。」
  他到抽一口凉气,搂下了扳机:「我要你们全部陪葬!」
  他把尸体丢给手下收拾,屋里的护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丢了出去。他趴在她的床边,狂吼:「孟雅文!你给我活过来!你要是敢死!我立刻让人杀了孟彦魂!每一次你都会为了他迁就我,这是最后一次了,你活过来……我要你活过来你听见了没有!」
  她虚弱的张开嘴,说:「绝风……照顾……好……孩子。兴文……兴雅……就麻烦……你了……」她的手无力的握住他的,勉强的一紧,「哥哥……我……对不起你……我……无法……恨……原……我……」她的声音愈来愈小,终于随着她的呼吸归于平静。
  他怔怔的看着她,奇怪的微笑着:「雅文……终究……你还是离开了我。到死……你都不肯说……你爱我……」
(补记)
  冷家在冷绝风的手上达到了鼎盛,却又在他的手上走回了中庸。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切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到死都没有说爱他的女人。
  孟雅文,冷家所有的疯狂,重重的扭曲,都由她开始,却不会因她结束,她的死亡,仅仅是另一个开始
【完】